【 .】,精彩免费!

冥冥中的感应催促藏兵镇将不顾一切奔赴鸟不渡山,焚天之火正在摧毁奇气本源,一旦拖得太久,他将沦为一具没有意识的傀儡。一路收拢魔物,紧赶慢赶,接连击溃阻拦的镇将,藏兵镇将察觉自己在变强,但这种强横的力量来自焚天之火,令他不寒而栗。

深渊魔物追随强者,藏兵镇将以战养战,去芜存菁,拉起一支虎狼之师,凭着感应一路北上,遥遥望见南明小主与简大聋簇拥着一个曼妙身影,跨一头云纹黑豹,匆匆赶往鸟不渡山,行色颇见仓皇,频频回顾有无追兵。他心中不觉一动,镇将遇事过目不忘,那云纹黑豹背上的女子,分明便是陪在韩十八身旁的侍女,若将其擒下,能否逼韩十八出手,灭去体内焚天之火?

念头一起,就再也无法遏止,如有其他法子可想,又何必巴巴地送上门去,低头服软?藏兵镇将双腿一夹,独角乌烟骓仰天长嘶,一马当先冲将出去,南明小主猛然扭头,却见斜地里杀出一拨人马,虽然只有数千之众,却无一不是精锐,她顿时脸色大变,起掌在云纹黑豹屁股上一拍,连连催促,寄希望抢先一步遁入鸟不渡山。

山脉起伏,如一条横卧的巨龙,越过一道无形的界线,南明山魔兽不约而同闷哼一声,体内血气为地脉牵扯,左冲右突,骤然失去控制,一个个腿脚酸软,栽倒在尘土中,摔成了滚地葫芦。藏兵镇将抬手虚按,麾下兵将缓缓收住脚步,停于地脉影响的界线外,南明小主见他们驻足不前,既有些失望,又有些庆幸,深深吸了几口气,按捺下沸腾的血气,举目望了片刻,似有些眼熟,琢磨片刻,终于认了出来,原来是在平川谷外峡谷中被大人打灭的那员镇将,当日身陷苦战,匆匆一瞥,印象并不深刻。

南明小主窥不破对方的底细,身处鸟不渡山阴影笼罩下,战力大打折扣,她心中有些发怵,嘴里骂骂咧咧,重重踢了云

纹黑豹一脚,小心翼翼扶起屠真,陪着笑脸问候了几句。屠真乃器灵之身,不受地脉影响,她立稳脚跟朝四下里打量,南明山魔兽不得催动血气,身躯沉重,大口大口喘着粗气,手脚并用爬将起来,摇摇晃晃,显然没有再战的余力。

藏兵镇将伸出手去试探片刻,眉心纠结成一团,血气愈是浑厚,地脉牵扯之力愈猛,对他来说,鸟不渡山无异于危机四伏的绝地。屠真近在眼前,南明山魔兽东倒西歪,眼看伸手就能她拿下,但不知何故,他迟迟没有踏出那一步。

鸟不渡山响起窸窸窣窣的动静,简大聋心中一沉,嗅到了异样的气息,抬眼望去,人形异物一头头跳将出来,成百上千,将他们团团围住,周身黑气氤氲,怎么看都不怀好意。南明小主脸色极为难看,下意识要紧牙关,欲现出巨兽本相,不想血气骤然沸腾,头昏脑胀,单膝跪倒在地,她心中叫苦不迭,明明离蛇盘谷远隔十数个山头,这些异物怎地来得如此之快!

藏兵镇将暗暗叹息,他纵然自恃手段了得,也不愿在鸟不渡山中与这许多异物交手,眼看一场单方面屠戮行将爆发,变数又起,人马奔驰声隆隆响起,回鹘、沧澜、洄水、逆相四镇将引着两拨大军徐徐逼进,烟尘四起,杀声盈野,将他挤入进退两难的境地。一时间局势波诡云谲,大小四方势力挤在方圆百里之地,牵一发而动全身,彼此忌惮,谁都没有贸然出手。

汉钟离骑一匹劣马上前来,目光一扫,藏兵镇将头顶一道青光,止步于鸟不渡山外,按兵不动,在情理之中,但那些渴求血气的人形异物迟迟不动手,似乎在等待着什么,着实令他诧异。气运以紫青为贵,对方人马虽少,却不可小觑,他微一沉吟,主动向藏兵镇将打了个招呼,询问来意。藏兵镇将亦非不知进退之辈,主动与五员镇将为敌,实属不智,他的目光落在屠真身上,随口解说了几句

,却是为那器灵而来。

短发小清新女生阳光明媚的午后写真

汉钟离留上了心,樊鸱摆明了要突围,却提前将她送往鸟不渡山,藏兵镇将又为其而来,当非无由。他暗暗催动血气,双眸燃起两团血气之火,定定心心朝屠真望去,看出了几分端倪,此女的本相乃是一柄玄阴刀,乍一看平平无奇,若说藏了什么秘密,一时半刻却猜不出来。汉钟离不禁起了觊觎之意,“呵呵”笑道:“若有意,只管自便,若无意,我便将她收了去。”

这是赤裸裸的要挟,藏兵镇将冷哼一声,目光闪烁,数度欲出手,不知何故,内心深处仿佛有一个声音在提醒他,此女事关重大,切勿轻举妄动。汉钟离等了良久,见他板着脸一声不吭,不进,亦不退,当下轻轻咳嗽一声,使了个眼色,沧澜镇将握紧铁棍揉身上前,一阵风般向前扑去。南明小主看在眼里,怒火中烧,勉强挺起小身板迎上前,还没等她强行出手,三头人形异物刷地围上来,趁沧澜镇将为地脉束缚,挥动触手一通乱抽,将他生生逼退。

汉钟离眼皮一跳,那些人形异物非但不向南明小主等下手,反而有围护之意,更令他始料未及的是,沧澜镇将才被迫退,藏兵镇将便摆明车马,落井下石,圈转独角乌烟骓,提起八棱破甲槊狠狠捅去。沧澜镇将没想到他会痛下杀手,反应慢了半拍,急忙撩起铁棍招架,槊长棍短,势大力沉,竟招架不住,被他压至身前三尺。

汉钟离双眉倒竖,金刚怒目,肚子里却一迭声叹气,三枚雷丸已将体内血气耗得七七八八,所剩无几,纵有四镇将相助,他亦不愿与对方正面冲突,唯恐露了底细,引来旁人觊觎。沧澜镇将百忙之中撒开铁棍,起右手抓牢八棱破甲槊,五指灌注奇气,死死扣住不放,哪知一缕焚天之火钻入掌心,只一卷,便将奇气吞噬了三成,他大叫一声,肉身随之溃败,剩余奇气回归镇柱,就此湮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