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暖执意不肯回去,要和容与一起等消息。

   “那就睡一会儿,你这几天都没休息。”

   说着,男人把副驾驶座的椅背往下调,让她躺着。

   “休息好才能继续找小诺,你想见到女儿的时候一脸憔悴?”

   在大事面前,男人往往比女人沉着冷静。

   可这并不意味着容与不担心女儿,只是他所要承担的更多,他不能在妻子面前表现出任何消极的情绪。

   傅暖身心早已疲惫不堪,靠在丈夫肩上,缓缓闭上双眼。

   “小诺会没事的,相信我。”

   男人轻轻抚摸她的发丝,柔声安慰。

   他看向车窗外,天色渐浓,夜深了。

   ……

   封闭的房间里。

   吃冰淇淋的马尾清纯美女

   小诺蜷缩在一角,又饿又渴。

   她好想睡觉,可是饿得睡不着,身都好难受……

   “小舅舅……我想出去……好饿……”

   屋子里没有一丝光线,傅慎行只能判断出现在是天黑,却不知道具体时间。

   外面隐约能听见野猫的叫声,他尝试着喊了几声“救命”,却没有任何回应。

   “这里好黑……可不可以把灯打开?”

   小诺微微颤抖着,她怕黑,总觉得黑暗中会突然出现一只怪物把她吃掉。

   傅慎行摸索着墙壁,却没有摸到开关,这储物间里并没有灯。

   “对不起……”

   他小声道歉,摸索着回到女孩身边。

   不仅仅是因为他没办法带她出去,更因为是他的母亲把小诺带到这里来。

   “小舅舅你为什么要说对不起?”

   “是我妈妈做了错事,我代替她向你道歉。”

   小诺摇摇头,认真的说:“你妈妈很凶,我不喜欢她。可是你对我好,我喜欢你。你和她是不一样的。”

   妈妈曾经跟她说过,不要因为一个人对你不好而迁怒和他有关的人。

   那个时候她还不懂什么叫迁怒,可现在她好像有点明白了。

   小舅舅是小舅舅,他妈妈是他妈妈,不一样的!

   “你睡觉吧,我陪着你,不会有怪兽来的。如果它们来,我帮你都赶走!”

   小诺怔怔的看着男孩,眼里都是崇拜。

   小舅舅这个样子,好像动画片里拯救世界的超人哦!

   这时候,女孩肚子不合时宜的“咕咕”叫起来。

   “我好饿,睡不着……”

   小诺委屈的揉揉肚子,她从来没有这么饿过,爸爸妈妈什么时候才会来找她?

   储物间里有一张木头小床,傅慎行东翻西找,找到一张干净的塑料布铺在上面。

   他拍拍小床,说:“你躺着,我给你讲故事,很快就能睡着。睡着就不会饿了,等你醒来,你爸爸妈妈就会来接你了。”

   “真的吗?”

   小诺半信半疑的看向他,一双大眼睛忽闪忽闪。

   男孩郑重点头,“会的,我不骗你!”

   小诺努努嘴,如果醒来就能见到爸爸妈妈,那就太好了!

   她乖乖爬到床上去躺好,又想到什么,忙抓紧小舅舅的手。

   只有这样她才能有点安感。

   傅慎行没听过什么童话故事,平时学的,都是些深奥的书。

   枯燥无味,但没几分钟,小诺还是睡着了,只是那只小小的手仍旧紧紧抓着他不放。

   他轻轻掰开她的手指,起身走到门口,透过门缝向外看去。

   门外一片漆黑,只能隐隐看见地上有一团物体。

   他知道,那是母亲的尸体。

   “妈妈……”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为什么,他在一夕之间,什么都没有了。

   此刻没有别人,傅慎行所有的坚强都不复存在,偷偷红了眼眶。

   他没有爸爸,也没有妈妈了,从现在起,他就是个孤儿,没人会要他。

   可小诺不一样,她的爸爸妈妈一定在找她。

   他们,很爱她。

   不知过了多久,房间里透进一丝光线。

   傅慎行勉强睁开眼睛,嘴唇因为缺水干裂,饿得几乎没有力气。

   天亮了,可是依然没有人来。

   醒来的小诺揉着眼睛,“小舅舅……我爸爸妈妈还没有来吗?”

   傅慎行不知该怎么回答,也许他们出不去了。

   “我们是不是再也见不到爸爸妈妈了?”

   小诺终于忍不住,放声大哭起来。

   她不想让小舅舅担心,可是她真的好怕、好饿!

   “不会,不会的!”

   傅慎行坚定说着,紧紧抱着女孩,心里默默祈祷,快点来人吧。

   ……

   安静的车内,容与的手机响起。

   傅暖几乎是第一时间睁开眼坐直身子,眼神里充满期待。

   天已经亮了,如果再找不到小诺,她……

   “容总,地址查到了!”

   很快林同就把地址发了过来,男人立刻驱车,迅速朝目的地驶去。

   那是远郊一处开发不到三年的公寓,车子到达的时候,已经是早上八点多。

   此时离小诺失踪已经快有30个小时了,一想到女儿是被林蓉带走的,傅暖的心,就七上八下,担心至极。

   林蓉秘密被揭穿,被赶出傅家,现在对她定是恨之入骨。

   这时候带走小诺,还不知道会怎么对孩子……

   夫妻两到的时候,林同和几名警员也赶来了。

   傅暖勉强支撑着身体下车,手脚冰凉,如果不是容与紧扣住她的腰身,她可能都没力气站稳。

   其中一名警员上前敲门,无人应答,而后一脚踹开大门,几名警员率先进入,可眼前的场景却让人大骇。

   只见客厅正中央侧躺着一个女人,身下的地板是血,衣服也被血液完浸染成暗红色。

   她心口插着一把刀,一动不动。

   看这出血量与血液干涸程度,可以断定,她已经没有生命体征。

   屋子里异味很重,警员不禁捂住口鼻,上前查看。

   容与走在妻子前面,当他看到眼前的一幕时,想伸手拦住她的目光,可还是晚了一步。

   傅暖一眼就认出躺在地上的女人。

   “林蓉,是林蓉!”

   傅暖怎么也没想到,这里会死人,死的还是林蓉!

   林蓉死了!

   猝不及防,让人措手不及。

   那……那小诺呢?

   “有没有看到孩子?有没有?!”

   警员们搜寻一圈出来,纷纷摇头。

   傅暖脚下发软,一个踉跄整个人瘫倒在丈夫怀里。

   “小诺……”

   她的情绪再无法克制,到了爆发点,失声痛哭。

   林蓉死在这里,孩子却不见了!

   会不会……已经遭遇不测?

   容与紧紧抱住怀里的人儿,眸色深谙,面色凝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