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口的侍应给了两人每人一张面具,这倒是让林丁强感到了一丝新鲜。

“喝个酒,还要戴这玩意儿?”林丁强拿着手中纯白色的面具,仔细打量了一番,发现这张面具除了露出眼睛之外,下巴部分也没有遮挡。

而霍瑾薇是一张黑色蕾丝左侧有一朵娇艳的红色玫瑰,只能挡住眼部周围,颇有一股神秘感,“入乡随俗嘛!戴上!戴上!”

两人戴好之后,走进了这家酒吧。

酒吧的面积跟林丁强在京城和长安的夜场比起来就是一只小麻雀,一眼就能看完整个酒吧的布局,简单的吧台、十来张卡座,但是装修倒是挺有格调的。

并且前来喝酒的人都戴着一张面具,如果只是林霍二人佩戴那就有些奇怪,现在的状况倒是有些化装舞会的味道了。

霍瑾薇带着林丁强来到了吧台,落座之后,要了两子弹杯的伏特加。

“走一个?”霍瑾薇提议道,并将其中一杯推给了林丁强。

林丁强接了过来,“来!”

两人碰杯之后,林丁强一口闷了杯中酒,随后长舒了一口气。

“不错,不错。”霍瑾薇微笑道:“再来?”

“诶,等等。”林丁强摆着手,“你先说说为什么要在教堂弄那仪式。”

少女早安

霍瑾薇尽管戴着面具,但白眼还是翻上了天,“就这一杯酒就想要我说实话啊?不行。”

“那就有找神父来了。”林丁强打趣道:“在这里弄一个什么告解室,你不喝酒,都能说。”

“无聊。”霍瑾薇拧了林丁强一手,“来,接着喝。”

两人大概喝了三四杯之后,没休息好的林丁强已经有些上头,趁着清醒的时候,他再次问道:“现在能说了吧?”

霍瑾薇眉梢略挑,转动着手中空的子弹杯,说道:“我说过,我想体验一下流程。”

“结婚?”

霍瑾薇点着头,“我虽然是个离婚的女人,但是却没拥有过在教堂起誓的浪漫。一个小本,一个孩子,就让我从未婚变成了已婚,最后成了离异。你说,可能世界上像我这样的人,找不出来第二个吧?”

林丁强从霍瑾薇的语气里面听出了些许无奈,但就跟她当初的选择一样? 她只有这样做才能成为霍氏基金的第一理事? 而付出的代价却是如此让人惋惜。

“你也不容易。”林丁强感叹道:“不过现在好了,没有人能管住你了。”

“我倒是想找个人管管我呢。”霍瑾薇笑了起来? “一直漂着也累。”

林丁强微笑道:“只要你开口? 还怕没人来吗?”

“来了,要是不喜欢? 那不又重蹈覆辙了?”霍瑾薇回应着:“就像蒋嘉木一样,当初我就是硬凑? 到现在都觉得对不起他呢!拿了证? 没牵过手、没睡过觉,甚至连场电影都没有看过。在他看来竟然还有一个孩子,恐怕他觉得比我还冤呢!”

缭绕的烟气从卡座上传来,这让喝了酒的林丁强喉咙有些发痒。

霍瑾薇看穿了林丁强的心思? 对吧台服务生说了几句? 服务生就给林丁强拿来了一套阿拉柏水烟。

“抽过吗?”霍瑾薇将长长的烟管递给了林丁强,笑呵呵地说着:“你要这个,还是要雪茄?”

林丁强并没有抽过这个庞然大物,不过看着精致的烟瓶倒是有些兴趣,“怎么玩?”

霍瑾薇探着身子将烟块放进了烟碗中? 点火之后,说道:“吸一口。”

林丁强拿着烟管猛吸了一口? 烟瓶里的水咕咕冒泡。浓烈的烟草味混合着少许的花香以及果香,瞬间让他咳嗽了起来。

“这玩意儿劲真大!”

霍瑾薇拍着林丁强的后背? 笑眯眯地说着:“你小口点吸啊!”

说完,就拿过了林丁强手中的烟管? 学着林丁强的口音? “看着? 这玩意儿是这么玩的!”

林丁强聚精会神地看着霍瑾薇将烟管送到了红唇边,微微吸了一口,烟瓶里的动静明显比刚才小了不少。

霍瑾薇也没有吸进肺里,在口腔略作停留之后,便将烟气吐了出来。

“学会了吧?”霍瑾薇将烟管递回,“你再试试。”

这下让林丁强犯难了,烟管的嘴上还留着霍瑾薇的唇印,而霍瑾薇期待的眼神就在跟前。

试或者不试,这是一个难题。

毕竟刚刚霍瑾薇拿过烟管的时候,她也没有擦,如今换做自己了,要是擦了,说不定又是一个白眼飞来。

“怎么了?”霍瑾薇优雅地翘着脚,“不喜欢?”

“没有,就是刚刚那口太猛了。”林丁强将烟管放了下来,谎称道:“让我先缓缓。”

“你不行啊!丁强!”霍瑾薇打趣道。

林丁强挑着眉,“我这辈子就是听不来这几个字,不就吸一口吗?”

说完,林丁强又拿起了烟管,轻微地吸了一口,“如何?”

“还算是个男人。”霍瑾薇满意地笑着。

“什么叫算是?我难道不是吗?”

霍瑾薇摆着手,酒后的红晕已经爬上了双颊,“我又不是辛晴,我怎么知道?”

“嘿!”

“明天我们早上9点走,”霍瑾薇岔开了话题,“我已经买好票了。等到了莫嘶科,我们再去玩玩。”

“那多久去希拉?”林丁强反问道。

“你这么着急?”

林丁强解释道:“今天去论坛的时候,遇见了这里的领事。原来我能出来,是张启月打了电话给她。她让我交一封信给希拉使馆的人。”

霍瑾薇看了看手机,随后回应道:“急吗?”

“家书。”

“那就不忙。”霍瑾薇缓缓地说着:“我们先去莫嘶科,再去高卢,最后掐准时间到希拉。到时候我的飞机会在莫嘶科等着。”

林丁强追问道:“去高卢干嘛?”

“买衣服啊!你都到欧洲了,不去香榭丽大道消费消费吗?”霍瑾薇愉快地说着:“再说了,你去见张启月不得选一套新的西服啊?我不得重新买套礼服啊?”

林丁强拗不过霍瑾薇,“行吧,买。”

“你付钱?”霍瑾薇探着身子,期待道。

“一件衣服能值几个钱?”林丁强大气地说着:“你就尽管选。”

“那到时候,我可就不客气了。”霍瑾薇又叫了两杯酒,端给了林丁强一杯,接着说道:“丁强,你刚才的话是戴着面具说的,能算数吗?”

林丁强愣了半秒,这才明白霍瑾薇选这里喝酒的原因,反问道:“那你说的算不算?”

霍瑾薇豪迈地喝下了酒,坚定地说着:“当然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