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1分钟 3月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天空中,三道逐日之箭瞬间和那三道黑色的气息相撞。紫黑色雷电瞬间炸开的,削弱了那三道黑色攻击的威力。

然后三道被苏允压缩之后的逐日之箭瞬间射穿了黑色攻击,然后轰隆隆的落在了大骷髅人身上。一朵蘑菇云冲天而起,其爆炸之后的力量瞬间就将骷髅人吞没进去。

“击败了?”

苏允心头一跳,九幽之光已经准备好了,若是发现不对劲,九幽之光瞬间就会射出。

不但是苏允,就连等待战斗结果的众人和不断在几十里外聚集的众人皆是期待着战斗结果。

爆炸的余波慢慢消散,当苏允看到一丝黑芒的时候,顿时心神一动,九幽之光直接射出。终于,众人看清爆炸中心的时候,皆是倒吸了口凉气。

只见到那骷髅人双手将黑镰高举着直接当做盾牌挡在了身前,虽然骷髅浑身上下被炸的黢黑,胸前的骨头也是断掉了两根,但这骷髅人的气势非但没有减弱,反而还有所变强。

骷髅人似乎被苏允这一击给激怒了一般,怒吼一声之后,直接单手板断了自己胸前的一根肋骨,然后居然用自己的骨头当兵器,嗤的一声向着苏允神来。

苏允冷笑一声,九幽之光瞬间就将那一截肋骨刷成的虚无,然后向着骷髅人射去。

原本心中还在冷笑的血破天眼神一凝,心中暗叫不好,然后手中手印双手一沉,其身后的咒印瞬间变大,血红色咒印几乎是遮蔽了半边天空,然后漫天的血箭从那咒印中射出,直接向着苏允射去。

看到血破天的咒印,苏允心理也是暗暗心惊,心神一动,御雷鞭紧跟着九幽之光射出,然后围绕着自己的九幽暝咒嗡的一声瞬间变大,紧接着苏允直接将修罗之刃、龙渊剑和三昧真炎全都投入就能了九幽暝咒内。

牛仔裤少女街拍图片

紧接着苏允心神一动,九幽暝咒那庞大的咒印上,顿时射出了漫天的金色剑影和白色刀影,金色和白色直接化作洪流,向着血破天的血色洪流赢了上去。

与此同时,苏允的九幽之光终于将那骷髅头给吞没了就去。让苏允惊骇的是,原本无往不利的九幽之光居然没能将那骷髅头化作虚无,甚至都能看到一道影子在那九幽之光内晃动。

苏允心神一动,御雷鞭瞬间边长的,变成了犹如一根绳索一般,在九幽之光消失的一瞬间便直接将骷髅人给缠绕住,不过眨眼之间,骷髅人就被捆成了粽子一般。

苏允冷笑道:“打不过的镰刀,我还困不住吗?”

御雷鞭上雷光跳动,顿时将那骷髅人电的嗷嗷直叫,身体也在不断的挣扎。但苏允发现这骷髅人的气势却是没有减少多少。

“这东西的弱点……”

苏允眼睛一亮,御雷鞭直接蔓延而上,从骷髅头的脖子往上蔓延而去。而苏允也立即拉开了逐日之弓,对准了骷髅人脑袋,上的眼睛。

“嗷嗷嗷……”

骷髅人没法开口说话,在苏允将逐日之弓对准其眼睛的时候,开始疯狂的挣扎起来。苏允见此,嘴角微微上扬,然后在御雷鞭将其脑袋和脖子固定住之后,立即松开了弓弦。

逐日之弓射出之后,两根箭矢瞬间一前一后对准了骷髅人的左眼。在感受到死亡威胁的骷髅人手上的黑镰剧烈的颤抖起来。

崩的一声,黑镰终于在逐日之弓射到自己之前挣脱了出来,然后哗啦一闪,挡在了骷髅头的左眼上面,但苏允在那一刹那间却是心神一动,两只逐日之箭微微扭曲了丝毫,嗤嗤两声直接从骷髅头的右眼之内射入,然后直接洞穿了骷髅人的脑袋。

原本剧烈挣扎的骷髅人瞬间身子一颤,没有再挣扎了,其眼中的火焰也是瞬间熄灭了下去。苏允见此,准备赌一把,御雷鞭瞬间脱离了骷髅人,然后直接缠绕住了一旁的黑色镰刀,御雷鞭上的雷电之力噼里啪啦的涌出,毫不留情的落在了黑镰上面。

原本安静了一瞬的黑镰顿时开始剧烈的颤抖起来,而苏允哪里会让这么厉害的法宝的逃掉?御雷鞭猛地一拽,直接将那黑镰往后扯了回去。

血破天见此,顿时大骂道:“混账,还我死神之镰!”

远处观战的血破地见此,也是气息涌动,似乎是要出手的意思,但龙囚身形一闪,挡在了其对面,冷声道:“准备动手了吗?”

血破地冷哼一声,气血暴涌而出,然后一掌拍向了龙囚。而龙囚却是无奈的叹了口气道:“不该对我动手的!”

话音落下,龙囚伸出一根手指,然后隔空对着血破地轻轻一点,下一刻,血破地惊骇的发现周遭的空间似乎都被凝聚了一般,然后只看到一根手指点在了自己的掌印上面。巨大的掌印在那跟手指面前,就像是一面碎掉的镜子一般,连半个呼吸都没有支撑到便哗啦一声碎裂开来,紧接着血破地哇的喷出一口鲜血,身子踉跄后退。

血破地满脸惊骇的看着对面这个看起来丝毫没有威胁的老头。之前他就当老头是大敌,但现在看来还是低估了老头的实力。龙囚淡淡的看了血破地一眼,开口道:“好好看戏,若是有下次,就没这么轻松了!”

血破地这下知道,自己想要去帮血破天那是不可能的了,面前的老头一旦动手,自己估计连还手之力都不会有。

而再次看向战场的时候,却看到苏允终于将不断挣扎的黑镰给拖到了自己身前,然后苏允的笼嘴微微上扬,只见到他手掌对着那黑镰一抹,黑镰连带着御雷鞭瞬间消失不见。

原本还想控制黑镰回来的血破天神色一愣,然后,让他抓狂的是竟然连黑镰的气息都搜寻不到,甚至连自己留在黑镰上面的灵魂烙印都不见了,就好像是自己坐了标记的宝贝凭空消失了一般。

于是下一刻,血破天的脸色瞬间变得狰狞了起来:“敢动我的死神之镰,去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