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1分钟 3月

几位皇嗣不知就里,是真心实意的愤怒,尤其是昭庆口齿伶俐,见到淳嘉之后恸哭不已,连声问着:“儿臣平素也唤怡曼夫人一声母妃,听闻母妃也素来与她没有过节,为何她要这样对母妃?难道就因为母妃得父皇喜爱,父皇却鲜少去她那儿吗?”

她至今不清楚自己的身世,更不知道怡曼夫人乃十皇子生母,思来想去,平纤宜跟云风篁之间的恩怨,大概就是争宠。

这番质问跟抱屈真情流露,叫本来就偏袒绚晴宫的皇帝,心中越发恼怒,搂着女儿轻声慢语的哄了一回,又安抚了皇子们一番,将孩子们暂且打发去偏殿,这才面色阴沉的问陈兢:“究竟怎么回事?”

“回陛下的话。”陈兢趴伏在地,泪流满面道,“怡曼夫人是皇后娘娘的心腹,自来对绚晴宫幸灾乐祸。这些娘娘素来知道,但也不屑于计较……”

皇帝面无表情,心里倒是相信。

因为云风篁自来就是这个态度,她不是不清楚自己早先的一些做派跟举动,其实六宫不是没意见,只是敢怒不敢言。然后每次绚晴宫出了岔子,这些人私下里必然是很欢喜的。不过她要忙碌的事情多了去了,也懒得见天盯着这些人是不是悄悄儿说自己坏话了。

不,应该说,她会派人盯着,但平素根本懒得拿出来说嘴。

要么就是关键时刻,比如说这一次,需要找茬了,再翻出来算账。

至于说平纤宜对贵妃的敌意,这任谁都能理解,她亲生的十皇子养在皇后跟前做嫡子,日后不定可以坐上淳嘉的位子。

不管她对这点是否服气,将来有没有可能成为下一个曲太后,至少眼下她肯定是跟皇后站在一起的。

毕竟没有皇后的话,十皇子半点儿入主东宫的可能都没有。

这种情况下,平纤宜不喜欢乃至于痛恨着有着威胁到中宫、威胁到十皇子十二皇子的实力的绚晴宫,岂非理所当然?

午后的一杯茶

淳嘉示意陈兢说下去。

陈兢就继续说了:“可这次怡曼夫人未免太过分了!平常时候娘娘大度,不在意也还罢了。这次是什么情况?娘娘半条命都快去掉了……便是皇后娘娘,无论如何也是亲自登门探望的,平氏表面上随众送了东西道恼,转头却在自己宫里头喜形于色,甚至于召了宫人私下里排练歌舞庆贺!这消息要是没传出来,奴婢们如今心思都在服侍娘娘上面,也实在计较不过来。可这事儿还传出来了!就是娘娘忍得住,几位殿下也忍不住。何况,晋王殿下才多大,早先天花的事儿,就教他受了好大的折腾。这但凡是个人,怎么忍心诅咒才这么点大的天家血脉?”

这番话九真一假

平纤宜对贵妃的伤心悲痛的确不上心,这也是人之常情,因为德妃等贵妃这边的妃嫔,也不会对皇后卧榻有什么难过的。

至于说私下里喜形于色、召了宫人排练歌舞,倒是有。

但平纤宜就算宫嫔出身城府不算深刻,也不是没脑子的人,她再怎么欢喜贵妃卧病,也不至于说做的这样明显。其实只是觉得贵妃这番打击之后,只怕一时半会缓不过来。再者,贵妃的生母江氏且不说,生父谢蹇却是众目睽睽之下被射杀的。

以贵妃对血亲的上心,没准接下来会守个一年半载的孝。

那样的话,皇帝必然会空出许多日子,可不就是她们这些人的机会了?

她就是想趁机捡个漏,练习歌舞什么的博个出位,看有没有可能再生个一子半女的?

再说就算生不了,就天子本身的才貌身份,哪个妃子不想多得恩宠呢?

结果这会儿被陈兢一口咬定是幸灾乐祸还诅咒贵妃母子不得好死,平纤宜一头雾水被拉到御前,听完指控后整个人都懵了!

倒是拼命喊冤,但陈兢有备而来,人证物证齐全,末了还跪在御前哭诉:“奴婢的娘娘虽然平素没怎么照拂过怡曼夫人,好歹也未曾亏待过琼芳宫!奴婢实在不知道,怡曼夫人为何这样容不得绚晴宫?甚至连秦王几位殿下都容不得?”

这话听得平纤宜顿时变了脸色。

她虽然宫嫔出身不谙大局,但到底跟了顾箴多年,如今又贵为夫人,再怎么懵懂单纯,这许多年沉浮下来,一些浅显的道理耳濡目染也有着了解了。

哪里听不出来,这话,可不只是冲着她来,而是想将火烧到皇后身上去!

毕竟陈兢话说的不错,云风篁跟顾箴还争斗过几回,从前没少给顾箴难堪,却从来没跟平纤宜起正面冲突。

主要是平纤宜当时位份太低,云风篁斗她主子都轻描淡写,更别说放下-身段亲自同她怼了。

之后她封了妃,到底不是贵妃压根不知道的人了,可云风篁的位份权势更上层楼,也是看不上她……

看不上就没为难过,没为难过……这宫里多少被贵妃拾掇过的人都没有这么明晃晃的怨怼的,平纤宜为什么要这么做?

这很难不让人想到这其实是皇后的意思。

皇后觉得贵妃是眼中钉肉中刺,只有贵妃娘儿几个都凉了,她才能放心,她才能开心。

作为皇后的嫡系,平纤宜发自肺腑的希望绚晴宫上下鸡犬不留,不是顺理成章了?

“陛下,妾身冤枉,妾身真的没有做这样的事情,之所以习练歌舞,原本也是为了等贵妃娘娘心绪略平时,亲

自下场为娘娘解乏的!”平纤宜心中惊惧万分,膝行上前,扯住淳嘉的衣摆苦苦哀求,“妾身对贵妃娘娘只有尊敬从来没有……”

“贱婢!”然而话没说完,淳嘉已经没了耐心,直接抬腿将其踹倒,寒声说道,“少跟朕在这里打马虎眼!贵妃家中遭遇变故之事,如今前朝后宫几个不知?你却还有心思琢磨歌舞,冲着这一点,就其心可诛!!!”

平纤宜有口难言,毕竟她这眼接骨上梳妆打扮研究歌舞的本意,的确对贵妃没安好心。

也不是不想说出真相乃是为了讨好淳嘉,但看着眼下震怒的皇帝,她觉得,说了可能也没什么用,甚至还会招来皇帝越发的雷霆大怒。

遂只是哭泣否认,一迭声的央求。

但皇帝对她并无什么情谊,如今心里更牵挂着浣花殿里卧榻的贵妃,哪里有这功夫同她蘑菇,直接命人将她拖下去先行了杖刑,末了送去崇昌殿,让皇后好生管教!

皇后听闻此事惊怒交加,待血淋淋的平纤宜被送到跟前,又气又恨,打发了闲杂人等,亲自盘问缘故,得知她是想趁机勾-引皇帝,结果不知怎的走漏风声,叫绚晴宫误会了,气得几欲吐血:“本宫一早跟你说过!你的前程有本宫在,自然不会亏待了你!你自己说,你这两年封妃,如今更是位列夫人,本宫委屈你了吗?!平素里的吃穿用度,谁敢克扣过吗?!是不是太平日子过多了,就不适应了?!你倒是想兜搭天子,可要是陛下看重你,你比贵妃先进宫那些年,陛下至于都不怎么记得你?!”

平纤宜被骂得无话可说,只是掩面哭泣。

顾箴兀自难以消气,又说她糊涂:“你要是实在想固宠,推荐些个年轻美貌的宫女给陛下,也比你存着这样的心思好!到时候当真出了事,你也可以推给宫女!现在好了,贵妃本来就是个疑心的,既然认定了你是幸灾乐祸,想必决计不肯改口!陛下要本宫亲自处置你,你说本宫该拿你怎么办?”

她也是为难,说实话这次平纤宜实在给她捅了个大-麻烦。

想也知道,这会儿必然许多人已经从怡曼夫人联想到中宫,怀疑真正对贵妃幸灾乐祸、欲除之而后快的,不是平纤宜这个贵妃娘儿几个就算去了,其实也未必能够拿到多少好处的人;而是皇后。

顾箴心里的云风篁睚眦必报,本来就在失去亲人的痛苦之中了,还被底下妃子这样对待,云风篁能不炸?

到时候,区区平纤宜恐怕还平息不了贵妃的愤怒,少不得连累到自己!

所以如果淳嘉直接处置了平纤宜,皇后真是一点意见都没有。

关键是皇帝只是略作惩罚

,跟着将人交到她这儿了,她就……她该怎么办?按说她不可能从轻发落,否则怎么同皇帝还有贵妃交代?但若是下手太重的话,过两年十皇子长大了,又会怎么想?

正为难之际,真正怕什么来什么,宫人禀告说是三皇子领着十皇子十二皇子一起来请安了。

皇后深呼吸数次,正要命人将孩子们暂且引开,结果宫人出去传话了一番,最后竟然单独带着十皇子进来了,一脸无奈的说是十皇子坚持,她一个奴婢哪里敢十分拦着堂堂皇子?

尤其皇后素来对膝下子嗣,尤其是十皇子还有十二皇子格外慈爱。

这会儿十皇子入内后也是干脆,看了眼平纤宜,直奔皇后跟前,扶着她膝头跪下,就开始哭:“求母后饶了儿臣生身之母一命!”

顾箴只觉得一阵晕眩……

她跟云风篁一样,都没觉得能够瞒孩子身世一辈子,但在确定自己同孩子感情足够对抗血缘带来的天然亲近前,是绝对不会允许孩子知道身世的。

本来想着十皇子十二皇子如今年幼,瞒着不难。

结果这????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