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1分钟 3月

“呼~~~!呼~~~!呼~~~!”

天际之下,死一般的静寂,没有生机,没有人迹,有的只是那不断回荡在耳边寂寥的风声,亘古不断的在阐述着自己的忧伤。

腥紫色的乌云蔽日,这是一方永远被阳光抛弃的领域,有的只是永恒的昏暗与绝望的呜咽。

这是一方永恒的绝地,在这里没有任何生命存在的迹象,唯一存在的便是一片巨大的森林,一片已经因为岁月流逝而已经彻底石化了的化石森林。

……

化石森林不知形成与何时,也不知范围几何,但在这里却是囊及了许多字远古之后便已经绝迹的树种,其中不乏一些在神话故事中顶顶大名的远古神树。

无数年岁月匆匆而过,化石森林这里一直都被永恒的死寂所笼罩,但死之绝,便为生。

就是在这无尽的死寂之中,一抹强大的生机正在悄然孕育。

无尽岁月,也许是这方实际已经厌倦了那永恒的枯寂,又或者不甘心只倾听那单调的风声。这一日,空旷沉寂的化石森林当中忽然发出了一丝微弱的声音。

“咔~~!”

“咔嚓~~~!嘭~~~!”先是一声细微的碎裂声,而后宛若是被推倒了的多米诺骨牌,死寂的世界在这一瞬间放佛被这道细微到极点的碎裂声完全占据。

随着一颗化石巨树上的一颗石化果实坠地之后,整个世界再次归为了沉寂。

采菊花的小姑娘

“乎~~~!乎~~~!乎~~~!”

极度的黑暗与混沌之间,一抹微弱的意识正在渐渐苏醒,并继而逐渐清晰。四周那令人恐惧的黑暗以及令人窒息的压力令这股逐渐苏醒的意识极度厌恶。

本能的这股意识控制着自己企图冲破黑暗。

“咔~~咔嚓~~~咔嚓嚓~~~~!”久违的碎裂声再次出现,而这一次出现的碎裂声要比之前也一次更为巨大。

终于,永恒的沉寂抵不过生命觉醒的意识,在经过了几次尝试之后,那股意识终于是突破了黑暗的囚禁,重建了光明。

“这是什么地方?我怎么会在这里?”

刚刚觉醒的意识似乎还处于混沌之中,脑中朦胧一片,无尽的岁月可以磨灭这世间所有的一切,包括诸神那号称永恒不灭的记忆。

忽然间这股意识被旁边的事务给深深的吸引到了,此时如果有人看到这股意识凝望这片化石森林的眼神的话,一定会大吃一惊,因为就算是这里的树种就算是最“远古植物研究联盟”的老学者也只能对之摇头叹息。

在凝望眼前的这颗化石巨树良久之后,这道意识神色巨变,惊呼道“域外西方的生命古树!”

这是真的么?号称可以衍生万物,曾经贵为天地先天灵根的生命古树难道也会陨灭石化?

目光偏转,旁边的另外一颗高大古树再次令他感到了震撼“西牛贺州五庄观镇元大仙的人参果树!为何镇元大仙的证道之物会石化于此,等等,那人……那人是镇元大仙么?嘶~~~~!”

原本见到已经石化的人参果树便已经另这股意识极度震撼,可当其顺着人参果树的化石树身往上看之后,这道意识却如遭雷击。

一身道者打扮,手持地书,号称地仙之祖的镇元大仙此时已经没有了往日世间顶级强者的风光。此刻的他也已同那人参果树一般成为了化石

全身被人参果树的树枝给牢牢束缚,在其脸上依旧还留有他生命最后一刻那股震惊、绝望、不甘不信的复杂神色。

“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何天地间最早诞生的大神居然会石化于此,为何本为镇元大仙之物的人参果树会束缚镇元大仙。

二者明显是正处于缠斗之时,却又究竟发生了什么另这二者尽皆石化于此。何人有能力能够石化镇元大仙这样的远古大神呢?

这道意识似乎又想到了什么,转头向四外望去,一颗颗高大的化石巨树矗立在腥紫色的乌云下,显得格外的恐怖以及诡异。

“天庭王母的蟠桃果树!那两人是天庭之主玉帝还有王母么?”

同人参果树一般,蟠桃果树的化石树体上同样束缚着两人,其中一人身披龙袍战甲,一手持盘龙利剑,一手持一镜型法宝。另一人则为女性,头戴凤冠,身着凤袍战衣。手持凤令。那是王母号令瑶池群仙的法令,同样也是一件极为了得的先天灵宝。

但这一切,皆如之前的镇元大仙同人参果树一般此时已经尽皆成为了化石。

“先天五星灵根之一的黄中李、血海深处的血煞朱果、蓬莱九节若水竹、紫金葫芦藤、极北神龙果树……”

在这化石森林中,一部分是这道意识所认识的远古天地神树,一部分则是连这道意识都为所未闻。可究竟是出了什么事,为何这些天地诞生之初便已经存在的远古神树们纷纷背叛了自己的主人,而又发生了什么,这些所有的神树会随同他们的主人一同石化于此?而最关键的是,这里究竟是哪里,现在是什么时候,而我又是谁?

猛然,这道意识主意到了自己的身边,一下子他呆住了,一抹震撼充斥了他的心头。

“我自这石卵中而出!”

缓缓抬头,所见之处,头顶的生命古树的化石树体上结满了同自己身前碎裂的石卵一般的圆球。

“生命果树的果实!我自生命古树的果实中而生,难道我是树妖?”他双眼无神,呆呆的发愣,灵魂放佛被抽离了躯体,整个意识显得摇摇欲坠。”

“我是青武!远古大妖青武!我已死去,可我又复活了……不,不对,我是青域域主青武,我开启了神秘紫荆空间的通道,我怎么会到了这里!”

青武只感觉自己的头放佛要炸开了一般,两段迥然不同的灵魂记忆,两道自我认知不断在其脑中对撞。

许久之后,青武的双眼中的迷茫方才渐渐散。

“我是青域域主青武!”两端迥然不同的自我认知青武终究还是选择了那股最为清晰的记忆印记。

那段身为远古大妖的记忆许是历经了太久的岁月,早已碎裂不堪,很快便被青武本来的意识给吞噬泯灭。

坚定了道心的青武很快关心起自己的处境来,一番查探,青武的脸上顿时充满了苦涩。

“这究竟是什么副什么身躯啊!

无手无脚,头生九目,后背生了一只巨大的青蓝色圆环状甲壳。

“这!这tmd是蜗牛么?”

青武甚至直接被自己现在这幅身躯的模样给气笑了。

莫名其妙的来到这个诡异的化石森林,鬼使神差的变成了这么一个鬼样子,原本的青武虽然算不上帅气,但至少还是身为人类,如今可好,变成了这么一只古怪的蜗牛

寻常的蜗牛大都是白色又或者是黄色,身体背后背负着一只螺旋状的甲壳。可青武这只蜗牛却与寻常蜗牛的外貌有着极大的不同。

首先,青武拥有九只眼睛、三对触角。背后的甲壳并非是螺旋状而却是竖立的圆饼状。若青武将头尾收入壳中,青武的身体便仿似一只圆轮一般。

晶莹透明的身体,宛若水晶锻造的一般,透过甲壳,可以清晰的看到其内五脏的分部。

“这防御力还真是差的可以!”感受到了自己此时这幅身体的柔软,青武心中暗自一叹。

“不过好在青魂本质未变,只有花些时间,修为应该很快便能提升上来。”灵魂内视之后,意识到自己最大的依仗并没有失去后青武的心中不禁长出了一口气

青武的心境可谓是相当的相当,糊里糊涂的来到了这诡异的化石森林,不明因缘的变成了一只丑陋的古怪蜗牛,青武很快便调整好了心境。

心道:“反正怨天尤人也无法解决己身的处境,到不如着眼当前

似乎之前只是初生,些许时间过去之后,青武发现自己现在这幅身体后背上的甲壳渐渐的出现了硬化的趋势,原本晶莹剔透的蜗牛壳逐渐的化为了青蓝色的甲壳。

“还好还好!”察觉到自身身体的变化,顿时另青武心中大喜。虽然本体依旧还是这古怪的蜗牛,但毕竟硬化的甲壳还是要比软软的甲壳拥有更高的生存几率。

尝试性的在这片化石森林内游走。渐渐的青武眉头便是深皱起来。

化石森林中青武目所能及之处,充满了一望无际的参天的化石古树,在这些化石古树之中,少部分乃是远古神话中记录的强大神树,其余大部分只是些许普通树种。但不论是那些神话中的远古神树,亦或是普通树种,几乎每颗化石古树的树干上都会束缚着一名或者数名已经石化了的远古仙神。

这些远古仙神似乎曾经与这片化石森林内的诸多神树发生过一场大战,可是不知为何,双方却最终同归于尽至此。

以青武的见识可不会天真的认为这化石森林以及这些古树上束缚的仙神都是自然情况下形成的。

只是那众多仙神石化容颜上保留的那震惊,绝望的神色,青武便能猜出,此地的形成必定涉及到一些惊天之密。

当然了,这些远古仙神究竟经历了什么,这一点青武一点都关心,青武现在只关心自己的处境。

初生的身体极度虚弱,自刚才到现在青武已经被强烈的饥饿感所笼罩。可化石森林内生机剧无,青武尝试性的寻找食物,但找到的却只有失望。

“可恶,这里难道连颗草都不长么?”青武心中不禁咒骂。

化石森林中自然也会有草,可是在这方地域内,即便是草都是石化的。

“哎~~~莫名其妙的来到了这个地方,难道我青武还要莫名其妙的饿死在这里不成!”

青武的心中抑郁不已,但就在此时一声异响猛然引起了青武的注意

“哗啦~~~~!哗啦啦~~~~!哗啦啦啦~~~~!”

沉寂的化石森林深处一声清晰的锁链声响惊动了青武。

“有人!”猛然间青武的九只眼睛同时瞪圆。惊骇的望着远处。

锁链声最初一响似乎距离极远,但几息过后却似乎已在近前。

渐渐的青武的视线中出现了一道人影。

“这个是~~~~!嘶~~~~!”

此时的青武身具九目,故而目力极强,远远的便已看清来人的模样。当认出此人的“身份”青武本身不禁倒吸了一口寒气,冷汗瞬间布满了青武的全身!

“这个是……天使!”

神秘来者越靠越近,对方的移动速度十分缓慢,且步伐给青武的感觉也极度的不自然。身体关节似乎是无比的僵硬。

来人乃一金发女子。绝美的容颜,妖娆的身子,最为奇异的便是此人背后生有三对羽翼。羽翼通体墨黑。腥紫色的乌云下赫然闪动着森然的金属光辉。

若单单只看此人的外貌的话,绝度可以算的上是世间少有的美艳女子。

但在那绝美的容颜于妖娆的身子之后再加上惨白的脸色,死灰的双瞳,以及其面部星星点点的碧绿尸斑,给人的感觉便只有说不尽的恐怖,道出完的阴森。

察觉到对方并非是一名活人,青武几乎屏住了自己的呼吸。将头尾轻轻的收到了甲壳之内,只露出一对眼睛用于观察对方。

青武心道,这具天使死尸明显已经经过了尸变,成为了一种类似于僵尸的存在,稳妥起见还是不宜暴露自己的存在。

青武本想收敛气息,不做动作,静静的等待对方离开。不过,青武的算盘明显打错了。

整座化石森林一望无际皆是枯黄色的化石巨树,青武的本体外壳呈青蓝色,在这里是何等的显眼。

青武眼见那名金发翼人僵硬的身躯即将要走过不远处的小道。骤然,那名翼人族死尸瞬间停步。

僵硬的脖子缓缓转动。就在青武惊骇的目光当中,那名翼人族那双死灰色的双目将焦距死死的定格在了青武的身上。

一息过后,翼人族死尸那双死灰色的猛然化为两道血红。

瞬间青武只感觉到一股另他头皮发炸的恐怖杀机瞬间笼罩了他的全身。

“该死!逃!”

xiazai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