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1分钟 3月

萌包子咧嘴笑,“妈咪真漂亮!”

“妈咪没有萌包子长得漂亮。”商茵苒亲亲萌包子的鼻尖,拿过睡衣给他穿上。

萌包子脸蛋红扑扑的坐在穿上,小声问:“小包和爸爸一样漂亮吗?”

商茵苒给他穿小裤裤的手一僵。

心脏猝不及防的被刺了一下。

商茵苒鼻尖一酸,赶紧站起身背过身子。

擦了擦眼睛,她低声说:“小包,睡觉好不好?”

萌包子咬着嘴,“妈咪,你不喜欢我说爸爸。”

深吸一口气,她转过身,蹲在床边。

握住萌包子的手臂,“小包,对不起,妈咪只是……”

萌包子看商茵苒眼睛都红了,赶紧摇头:“妈咪不哭,小包不提爸爸了,小包只要妈咪。”

抱住儿子,商茵苒闻着他身上的奶香味,终究没忍住,掉下眼泪。

清新范美少女阴天码头写真

这就够了。

她只要有儿子就够了。

萌包子靠在商茵苒怀里,小凤眸却坚定了一些。

他一定要去安城!

他一定要找到爸爸!

不是为了认爸爸,他要帮助妈咪教训那个坏爸爸!

蒙唐酒店。

总监办公室。

商茵苒走进去,赵峰从办公桌后抬起头看过来,眸色一厉,“陌总监,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了,赵总监。”

商茵苒把档案袋放在沙发上,用右手按住,“我来谈靳氏和蒙唐的合作。”

“哦?”赵峰饶有兴致的挑眉,也不废话,直接说:“我上次已经婉拒了陌总监的企划,说实话,蒙唐准备和美国的SE酒店合作。”

“是吗?”商茵苒故作惊讶,慢悠悠的把档案袋放在两人之间的茶几上,“真是遗憾呢,不过,这里是靳氏最新的企划案,我可是费了不少力气,可否请赵总监赏脸,看一看?”

赵峰本就对刚才前台小姐传得话有忌惮,这时候也只能维持着笑意,“那我就看看。”

伸手拿过档案袋子,打开,赵峰脸色大变。

“这!这!”不敢置信的抬头瞪向商茵苒,“陌总监,你这样做,不觉得卑鄙吗!”

商茵苒低笑,“赵总监做的事都不觉得,我哪里敢自己觉得。”

“好了,赵总监,接下来,我们开始谈谈靳氏和蒙唐的合作案吧。”

大约进行了一个小时的谈话。

商茵苒巧舌玲珑,把靳氏的利益捧到最高。

赵峰有把柄在她手里,无从反驳,只能任由她牵着鼻子走。

从蒙唐出来,坐上车子,商茵苒坐在后座,疲倦的捏了捏眉心。

她早已不是三年前的她。

这三年,她学会了很多事情。

逼着自己变得强大。

因为她有萌包子,她必须强大,保护她的萌包子。

想到萌包子,她拨通了林深的电话。

机场。

“怎么办?”握着烫手的手机,林深急的像是热锅上的蚂蚁。

“小包呢?”

“小包这会儿不在我身边。”

“嗯?”

“我带小包来游乐园,他正在和小盆友玩呢。”

“好,那你们早点回来。”

“林深,你确定这样做是对的?”挂了电话,靳砚摸了摸萌包子的小脸,问他。

林深一怔,然后说道:“或许偷偷带走萌包子不太好,但是孩子想念自己亲生爸爸,总不能一直不让他见吧。”

“你没想过,或许商茵苒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吗?”

“我……”

一时语塞,只听清亮的女声提醒登机消息。

林深一狠心,抱起萌包子,“不管了,走了,登机。”

四个小时后,飞机落地安城。

萌包子四处打量,他被不远处的超大电视墙吸引住了。

萌包子瞪大了一双小凤眸,指着电视墙,“小爸!小爸!你快看!电视上那个人,他和小包长得一样啊!”

电视墙上正在播出一则5分钟左右的访问。

那是严厉寒难得的出镜。

主持人问他的都是关于安城这两年,商业的动态和前景。

他的回答,很大程度会帮助安城扩大知名度,还有某些领域的商业资源牵引。

男人剑眉星目,狭长的凤眸盈盈,鼻梁挺直,薄唇寡淡。

男生女相,凌厉漂亮。

活脱脱一个升级版再升级版的萌包子。

这时候,访问结束。镜头切换掉了严厉寒,只剩下主持人微笑说:“非常感谢严厉寒先生今天的访问,希望可以对……”

“严厉寒。”念着这三个字,林深对靳砚说:“难道小包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