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1分钟 3月

基地山腹深处会议室。

投影设备投射白雨珺原形白蛟照片以及人形照片,备注大量数字,但是在关于鳞片龙角硬度方面无法精确,方框显示大于等于某某数值。

超级计算机很难对陌生物种进行计算,数据太少,许多项只显示问号。

明眸皓齿千娇百媚,在座无论男女都承认不明生物人形状态很美。

今天会议由特殊部门高官主持,中年男子只能坐侧面,助理先给每人发了几张写有红色绝密二字的文件。

另外还有超清宝珠及龙枪照片,其中龙枪写有被不明生物带走字样。

主官皱眉看完文件,转动办公椅看向显示器。

再次感叹长发照片很美。

“上面很重视不明生物,但首先必须确保无威胁。”

“另外,那些标榜光明的所谓发达国家动作不停,施压要我们交出不明生物或者交出不明生物血液骨骼肌肉样本,要注意防范渗透。”

“数据太多我看不完,就想问一句研究结果如何?”

主官转过椅子询问。

娇艳羞涩女孩感受海风凉意

中年男子揉揉脑门组织语言。

“确认非地球生物,很强,从目前掌握资料来看可以称其为神,嗯……就像是电影里那种海洋之神什么女侠或者齐天大圣。”

说完连他自己都觉得有点儿无法相信,摊摊手尴尬笑笑。

“抱歉,我找不到合适语言形容,电影是假的,她却是真正存于世间的神。”

抬手示意其他人别急着反驳。

“也许听起来很荒谬,但你们谁能从外太空穿过大气层不会被烧成灰?就算航天飞机落地也不好受,她却能安然无恙坠地,而且还能变为人类大小。”

“只有神才能做得到,难道不是吗?”

会议室安静。

“以前,神是人类发展过程中心理诞生的特殊文化,服务于某种目的,我的意思并不是说神不存在而是神并不一定是我们想象的那样,很可能是外星人超能量体之类的生物,眼前这个不明生物就拥有神才能拥有的能力。”

操纵显示器更换图片,放大菱形鳞片影像资料。

“请看她的鳞片,结合各种数据分析得出结论,不比我们的防御装甲弱甚至更强,如此坚硬鳞片能够重拟形状,控制巨大身躯缩小变为一个人类,谁能想象?”

“即使计算机数据模拟错误,可支持如此庞大沉重身躯活动需要强大肌肉骨骼才能做到,其骨骼密度远超侏罗纪恐龙。”

“哦,对了,她可能就是传说中的龙,别奇怪为什么和传说中的不太一样,传说毕竟是传说,她的形态更符合生物进化规律,或许我们老祖宗当年看到的龙就是这样呢,传来传去最后成了电视里那模样。”

“她的巨兽形态更具有威慑力,骨刺,角质层鳞甲,看起来很吓人。”

再次切换拍摄的机场附近山林雷电异常。

“她还会操纵雷电,像是电影里那个……那个……”

“雷神。”

某个年轻人补充一句。

“对,就是那个什么雷神,所以说,她非常强大,不能惹。”

会议室内几个第一次听到种种神奇的人面面相觑,曾想过不明生物很强,但远远超过预计心里数值。

中年男子翻了翻资料想起另一件事。

“差点忘了,之前我们发现的那个异常波动再次出现,应该是这个小子。”

显示器切换镇北照片,歪戴廉价塑料安全帽,一身脏兮兮迷彩外套,工地发的破白手套,满头汗水扛钢筋,似乎正在盖楼……

“他是个异能者或者变异人,具体能力未知,当时应该就是他把不明生物引走,现在成了好朋友,农村人,家庭条件不好母亲生病特别穷,穷到哥哥光棍娶不起媳妇,好在从不做违法之事可以争取,我对这小子印象不错。”

会议室气氛怪异。

关于不明生物照片是正在摊卷饼,土豆丝馅,光明正大在人类世界显露尖角尖耳朵……

另一张照片镇北脏兮兮干苦力,嘴唇干裂,满是老茧黑手抓住白白包子往嘴里塞,听说前两天工头跑路黑了他一千块。

二次元泛滥掩护了怪物,难道现在特殊存在都喜欢做苦力卖卷饼?

主官挠了挠下巴沉思。

想起那颗神秘珠子,特殊能量场压制深坑底恐怖,科研人员发现珠子所拥有的独特放射性物质修复坑底不稳定因素,所拥有能力肯定不止一点点,待有机会认真研究开发做实验,或许将来能够做到很多。

不明生物当初说她会取走珠子,可惜……

“所以说……我们究竟该怎么做,最先进武器能否发挥实力,是采取行动不计代价消灭外来不明生物还是建立联系?研究工作做了不少,是时候作出决定了。”

几位远道而来的特殊部门主官看向中年男子以及科学家。

沉默,老教授等人叹气。

中年男子开口。

“经研究,目前最先进武器也许或者有可能重创她,别急着高兴,重创她的前提是她站着不动,这是不可能的,她是巨兽不是巨型石头,如果攻击失败,我想没有人能够避过如此强大生物刺杀。”

“我们认为……保持和平并与其建立联系。”

“好,我负责谈判,你去邀请她登门。”

主官点点头安排任务。

闻言,中年男子脸色发苦,回忆起某个雨夜。

“上次她把我堵在塔台梯子上淋了半天雨,难道就不能换个人去吗?红眼睛尖牙真的很吓人!”

“散会。”

“我……唉,算了。”

十分钟后,一架直升机载着颓废某男离开机场直奔d市。

机舱圆形舷窗外山脉倒退,助手本想提示顶头上司穿上外套御凉,想想觉得还是算了,冻一冻能保持理智。

直升机飞行速度虽然比不上固定翼飞机但也不慢,飞至d市近郊降落换乘车辆进入市区。

半个小时后。

车子停在校门口,看见了热火朝天摊卷饼的神秘生物。

“如果奶奶知道我和龙说过话,她一定很高兴。”

整理袖子领带,深呼吸,走向卷饼摊。

某白抬头。

“你又来了?去后面排队,想吃啥口味提前说。”

学生们叽叽喳喳,懒得搭理某大叔。

“……”